一个大学生长跑接力赛怎么成了日本收视率和人

2019-01-15 20:33:28 围观 : 197
网址:http://www.rxbw.net
网站:快乐彩票平台

  

一个大学生长跑接力赛怎么成了日本收视率和人气最高的体育比赛?

  据日本笹川体育财团提供的数据,2016年,在日本“每周跑步一次以上”的跑步人口达到了467万人。除此之外,据矢野经济研究所的调查,2015年全日本共卖出2082万双跑鞋,同比增长9.5%,这背后是一个总销量达到674.1亿日元(当时约合人民币33.7亿元)的市场。

  “竞技体育与全民健身融合”是中国田协近年来提出的口号,而日本早已用驿传将这个口号变成了现实。究竟中国版的“箱根驿传”能不能像日本那样,将跑步文化在校园中培育起来然后推广到全社会,这还是一个未知之数。但或许让大学生为了“学校荣誉”而进行跑步训练,要比强制学生锻炼的方式,更适合培育起校园里的跑步健身文化。

  可以说,日本之所以有如此深厚的跑步文化并且能从民间不断为世界大赛输送优秀的竞技人才,近百年的箱根驿传比赛功不可没。

  虽然这是一场仅限日本关东地区大学男生参加的马拉松接力比赛,但在全日本,它的人气和瞩目程度甚至超过奥运会、世锦赛等国际大赛,可与日本职业棒球联赛的总决赛相抗衡。

  在每年的1月2日至3日,日本的新年都会迎来这场日本历史最悠久的驿站接力赛。这项以大学生为主角的比赛由日本的马拉松之父金栗四三等人在1920年创办,至今已有近百年历史,目前由关东学生田径联盟主办,读卖新闻协办。

  据NTT Docomo旗下媒体d menu报道中的《2007年箱根驿传综合冠军宣传效果研究报告》,十年前获得箱根驿传冠军的顺天堂大学在当年的媒体曝光量换算成广告费用能达到约19.5亿日元(当时约合人民币1.3亿元),宣传效果所带来的经济效益超过58.5亿日元(当时约合人民币3.86亿元)。

  据日本媒体J-CAST新闻报道,2009年,凭借被称为“山神”的种子选手柏原龙二在比赛中的活跃表现而获得首个冠军的东洋大学,在当年的入学志愿人数同比增加了一万人,增长率为17%。以当年的入学考试费用3.5万日元来计算,在这一年仅仅入学考试费用就为东洋大学增加了约3.5亿日元(当时约合人民币2660万元)的收益。

  对于能够参赛的学校来说,获得一个好的名次不仅能带来源源不尽的装备赞助,在知名度上升以后,也会出现生源数倍增的情况。

  ▲箱根驿传的赛程路线年伦敦奥运会,从箱根驿传走向奥运会等世界大赛的已有来自17所大学的69名运动员,参赛的项目除了马拉松和长距离赛跑以外,还包括了竞走、十项全能等项目。

  近年来更是出现了“箱根驿传症候群”这一热词,对于这些观众来说,观看这场赛事已经不局限于单纯的欣赏,更像是每逢新年必备的仪式。日本著名主播、AKB48总选举主持人德光和夫称自己就是“箱根驿传症候群”的典型患者,他每年都会前往赛程的第8区为参赛选手加油助威。

  尽管近年来,随着年轻人不再依赖电视,收视率不断下降的节目越来越多,但箱根驿传的实况转播收视率仍然长久不衰。

  自1987年开始实况转播以来,札幌啤酒就一直作为箱根驿传的主要赞助商持续至今。尽管在赛场沿路并没有太多的品牌露出,但每一位参赛选手的号码布以及终点线上都会有札幌啤酒的“★SAPPORO”标志。据日经business online的数据,在2016年两天的赛事中,札幌啤酒的赞助费不低于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800万元)。除此之外,比赛中途每30秒的广告费用定价为1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57.7万元),由此丰田公司和NTT Docomo公司分别向日本电视台支付了1.5亿日元和1亿日元的广告费。

  在这样高收视率的背后, 最大的受益者莫过于在电视台播放的广告商、有很多曝光率的运动品牌赞助商以及各参赛学校。

  除了赛事的统一招商外,21支大学参赛队伍也拥有招商的权利。例如阿迪达斯从2013年开始就与青山学院大学签下赛事服装赞助合约,除了“adidas”的logo会登上选手运动服左胸前的位置以外,该校的10名正式队员以及6名候补队员还会得到阿迪达斯为此次赛事特别设计的运动服以及专用长跑运动鞋。

  除此之外,在中国,真正能与高校有关的长跑比赛屈指可数,例如Nike路跑接力赛,New Balance路跑接力赛,光明乐跑半程马拉松接力赛,以及在部分高校举办的上海交大校园跑、复旦江湾接力赛等。

  另一方面,箱根驿传通过不同地域、不同学校之间的竞争引发了大众对于“荣誉”、“归属”的高涨情绪。此外,与较容易猜测出结果的马拉松大赛相比,箱根驿传的接力比赛常常出现结果“逆转”,因此更格外吸引观众的眼球。

  在近15年里,日本参加全国马拉松比赛中跑完全程的马拉松选手达到了35.4万人,自2005年以后呈现递增趋势。

  据美国跑步杂志《Runners World》报道,“日本的长跑跑者终于战胜了马拉松的宗主国美国。”而驿传比赛如此受欢迎的日本,在随着市民长跑人数成为世界第一后,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田径长跑王国。

  自1987年日本电视台对赛事全程进行实况转播以来,节目收视率一直保持在25%上下,与红白歌会(相当于日本的“春晚”)一同成为日本人新年必看的电视直播节目。据《日本经济新闻》近3年的统计数据,箱根驿传全长约12个小时的平均收视率高达28%。在2016年电视收视率排行榜中,箱根驿传的去程、返程收视率分别排在全年的第5和第6位。

  在日本少子化的影响下,新兴大学以及知名度较低的大学常常面临生源不足、濒临倒闭的危机。因此作为学校特色的一环,在关东地区的许多大学都将箱根驿传作为打响知名度的重要媒介。

  通常情况下,会有超过60所大学报名参加箱根驿传的比赛,然而最后能冲出重围的仅有20所。在这样的环境下,许多想要参加比赛的学校将提高知名度作为第一目标,除了聘请有名的教练,改善训练环境,更提出优待学费、食宿全包等入学制度吸引表现优秀的学员入学。

  在跨步跑出第一步前,自己永不孤单。不论是起跑时,还是跑完后,永远都有伙伴在那里等着我。驿传,就是这样的比赛。”2009年,一部名为《强风吹拂》的日本体育类电影热映。该片根据三浦紫苑所著同名小说改编,讲述了一群大学生挑战箱根驿传接力长跑大赛的故事。尽管电影中的故事是虚构的,但“箱根驿传” 却是线日,刚刚在日本东京读卖新闻社前落幕的第94届“东京箱根往复大学马拉松接力赛”(简称“箱根驿传”)上,连续三年获胜的青山学院大学尽管在比赛首日落后于劲敌东洋大学,但最终还是实现逆转,以打破大赛纪录的10小时57分39秒完赛,实现4连冠,再次称霸箱根驿传。

  为了这场盛事在长达217公里的赛道中的实况转播能够顺利进行,日本电视台动员了超过850名职员,两天的节目制作费高达近7亿日元(约合人民币4041万元)。

  尽管像中国高校百英里接力赛这样的民间赛事IP,仍然处在起步阶段,但从第一届19支队伍一场决赛分出高下,到如全国4个分站105支高校队伍,历时200多天,已经是一个不错的进步。

  2017年11月,2017中国高校百英里接力赛总决赛在上海市黄浦滨江举办,包括清华、复旦、同济和天津大学等16所高校的跑步代表队参加。赛事以一百英里十人团体接力为基本赛制,每人需要跑完10英里(16公里)赛程。比赛时间总长约7个小时,所有队员成绩相加,作为团队总成绩。

  有了这样的广告效果,各大体育品牌展开对箱根驿传中各优胜热门大学的运动装备赞助争夺,其激烈程度可想而知。除了与青山学院大学签下合约的阿迪达斯、与上武大学合作的New Balance,在箱根驿传的比赛中常常能看到选手身穿亚瑟士、美津浓等日本品牌的运动服和跑鞋。

  尽管近年来由于赛制原因——10个人在两天时间里完成约217公里的接力赛,箱根驿传关于“过度透支大学生的健康”、“为了备战箱根驿传而影响在国际大赛上的成绩”等原因而备受争议,但在箱根驿传的高人气背后,是日本空前无法阻挡的跑步热潮。

  一名企业负责人在2018年箱根驿传赛前接受日本《每日新闻》采访时表示,“从我们赞助商的角度,比起马拉松大赛更愿意选择在箱根驿传这样的赛事上投入赞助,最主要的原因是在电视台全程实况转播下有更多的品牌曝光率,在驿传每个区的接力时刻都能给企业带来很好的宣传效果。”

  事实上,箱根驿传除了为广告商与赞助商带来绝佳的宣传效果,它每年为参赛学校创造的价值也十分惊人。

  “这种带有‘集体荣誉感’的长跑赛事,是在目前的日本体育中除了棒球比赛以外很稀有的存在。”日本早稻田大学体育科学研究教授松冈宏高在早稻田online专栏中撰文表示,“这种感情会深深影响在赛道旁那些穿着大学标志帽子和T恤助威的校友,还有在电视机前为自己母校加油的观众们。”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